阿里巴巴集团刘松副总裁:我们把智能化服务于每一个垂直行业

作者   智慧城市    发表于2017-06-30 16:06:47

    “
昨天开幕的时候,阿里巴巴的马总和李彦宏也来了,大家都谈到一个新的时代。6月29日iphone问世十周年的日子,这是2006年的6月29日iphone的第一代发布,智能这两个字改变我们的生活,很大程度上由于iphone的问世。上一个时代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阿里对于城市大脑,服务于智慧城市,包含对于工业大脑,当然也是包括了城市基础设施这样的一些构建的方法。
 
    新四大发明
    先从今年5月“一带一路”峰会的时候新四大发明说起。“一带一路”的二十几个国家的年轻人,他们受调查,他们在中国生活以后,回去说有四样东西是带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一是高铁、网购、支付宝和共享单车。最有意思的一点,最近我们看到美国的共享单车,福特也开始投资,也开始装在一些美国的大城市,包括波斯顿这样的城市,很多共享单车有一个刷卡机,是用来信用卡的。所以我们之前没有意识到其实中国在移动互联网整个应用时代,其实我们的总量和创造力已经是世界第一名,这是我们整个自从iphone问世以来,催生了中国整个移动互联网应用的,这件事情不仅普及了智能这个词,还普及了软件这个词,还改变了中国整个国家在创新的模式。
    所以我们看到一个新的版图,这一代智能技术是一块儿来的,它固然非常重要,但是今天新一代的应用从移动的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开始进入到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网易的来看,这一代技术以来,包括自动驾驶,当我们看这一个经济,包括共享经济、社群经济,是未来十年最多的事情就是广义的工艺互联网,给他们怎么跟人工智能结合,这个会带来一个巨大的反映。
     无论是在城市的基础设施对它的监测,才能在智能生产的情况,整个未来的十年,我们认为广义的智能化是以云大数据人工智能作为基础,结合在物联网、自动驾驶机器人这项技术,中国的机遇在哪里?一个是数字经济继续发展,还有一点就是传统企业的智能化,尤其是那些像工业领域,个这是我们看到的两大重大领域。
    中国人是特别擅长两种创新模式的,以前我们最擅长去建设,这是大的工程,中国在从都江堰时代,不用说长城,北京故宫,颐和园这样的地方,中国是特别擅长集中力量做大事情的,今天我们以我们举国之力去做高铁、大飞机、核电和航母,这是一种形态,我们之前的智慧城市也经常以建设的模式,从2010年开始,当时还是像IBM这样的公司,思科这样的公司在讲智能城市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六、七年了。真正运行的特别好的智慧城市,其实屈指可数,其实很多城市发明了PPP这种模式,发明在很多供应商跟成立合作公司去运营市民卡,但是依然没有一个可持续的发展,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建完了以后,就像建完一个楼以后,没有人来住,过于城市工程,一开始就想到怎么去运营这样的一种模式。刚才四大发明的后三种其实都是运营优先的,包括昨天阿里和天津市政府有一个签约,北方第一个无现金城市,是阿里的蚂蚁金服,通过支付宝的无现金跟我们天津市有一个合作,涉及一个很大的突破,这个突破也不需要付一分钱,打出租都是这样的,这样数据就沉淀,政府知道怎么去运营,怎么服务这些居民。这种平台模式,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一个优点是让智能赋予每一个人,这是我们在阿里自己从电商、移动支付、云平台。这一套,马来西亚政府想整个搬过去,我们在5月份签了一个EWPT,电子贸易港,包含物流平台等一揽子的协议。我们去印度不是开一个支付宝的分公司,想PATM,印度就发展了2.3亿的支付宝用户,所以这个是我们很有意思的一点。所以这是中国的模式理念,有一种是大工程模式,还有一种大平台模式,聚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包含网络红利、人口红利。这种平台模式,我们现在想智慧城市不是要用建设这个词,有很多各种的解决方案,关键是平台和运营模式,包括怎么去商业化。
 
    “一带一路”模式
    今天我们看到的模式,不仅整个东南亚地区,不仅是马来西亚,包括越南、菲律宾都很感兴趣,这是一个可运行的模式,在印度的成功也证明说所有在“一带一路”国家这种模式都是一种非常好的参考。这种模式不是美国的,这是利用移动互联网平台的模式,我们认为这是上一个十年留给我们的遗产。下一个十年的智能化,不管是城市建设,还是工业的升级,实际上我们从数字经济、移动互联网代表的,开始往下一步产业互联网的一个升级智能化,这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新一代的人工智能,怎么能够结合原有的基础设施?加上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去帮助我们那些原来更加传统或者是说垂直领域原来离我们的互联网很远的很也去做。刚才讲了无现金城市、移动互联网,不仅是要有一个可运营,还有一个就是云端一体。智慧政务的建设,考虑到数据中心的事情比较多,考虑到激活端比较好,用智能手机点击的人非常少,这是我们在无现金城市跟天津市合作的逻辑。
    以智慧政务为例,其实广义地看智慧城市都是一样的,现在有三个标准来断定,什么叫做新型智能城市。去年12月底,也跟发改委办了一个新型城市的论坛,什么来衡量它的标准?平台化、数据化和可运营。最难的达到的标准就是可运营这件事实,就是这件事情要让做智慧城市的那个公司也好,运营商也好,未来肯定有一个城市运营服务商,帮助政府解决市民安全服务的能力。另一半通过云端一体的运营,不管是通过支付宝,还是通过微信,了解市民额外的需求,他想去看电影,想去看商场,给他推荐一些商业服务,这个运营服务就可以闭环。我们之前所有的智慧城市的整体架构图看上去都挺像的,但是没有特别聚焦把这个数据转起来,我们是从系统思维考虑问题,没有从数据思维考虑问题。
 
以杭州为例
    所以,可运营是下一代智慧城市,不管它叫什么名字,最重要的一个标准,反扑到这个地面。我们看昨天阿里蚂蚁金服和天津的签约,来自于在“G20”的时候,杭州的一个参考。杭州去年“G20”九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现金的城市,包括出租车,还有旅游景点,看电影这些东西,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做智慧城市和我们的城市的政府知道我们大多数的市民都是怎么出行的,因为他们每刷一次公交车,每上一次地铁,都把痕迹留下来,并且我们也大概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们现在跟杭州市,包括广州市的一些合作,我们认为很多市民去做的很多事务,直接在网上可以办,如果要预约的话,可以采用预约制。所以这个里面理念的差异其实是一个数据思维的差异,目前无现金城市还会带来一个优点。这是我们的市民今天超过一个分数,租任何的城市基础设施,包括共享单车都不会交押金的,所以我们再做下一代智能城市的时候,要想清楚,最重要的事情我的几百万市民其实是我的用户,他们的行为、他们的痕迹,他们享受的服务我应该通过各种端去激活他,这样你的数据中心,你的云上才有更多分析的行为,这样就形成一个云端的行为。
    像小黄车背后也是阿里云,在每一个地方投放的时候,其实也是通过云端的数据计算去投放的,具体由徐总他们的物流送过去,这是我们整个的一个特点。我们根据这个模式,在2016年4月,我们在杭州第一次做了一个与13家公司一起,建了一个杭州的城市数据大脑,这里面包含了新华,海康卫士(音),前面几位专家都提到了很多难题,就是城市的数据分门别类,不是很聚合。其实我们前面徐总也提到了大脑的概念,阿里去年把面向杭州的城市数据大脑做得比较细,这件事情大家看得分层,下半层技术性大家能够理解,这个地方主要的难题,杭州市的赵书记下狠心把这些所有信息的数据,各种数据全部统和在一个平台上,这是第一步。在往上,关键还有两层,我想这不是系统建设的人原来想得多,但是我觉得中国特点重要。第一层是开放算法平台,你有什么问题你愿意把数据开放,我就把它变成一个大赛的模式,香港的大学生、北大的学生都可以解决问题。这些东西都由社会力量,由小公司都可以帮忙你做,社会的问题由社会力量来解决,他们能够得到他们的奖赏,在城市整个的智慧城市建设里一个开放的模式。
    再往上,我们有一个运营服务平台,我想整个这几种模式,两个关键点,除了技术领域的统一化以外,要有一个开放算法平台,你在建的时候要想好怎么去运营,让每一个里面的角色,都可以拿到未来想到的东西,所以是一个开放建设的平台。经过一年的建设,我们在萧山的一些交通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有一些热点的公交线,我们每三辆车有一辆车停五站,左右南北的红绿灯是可以随时根据视频来决定,不是一条路,根据这一片路,这些公交车怎么实时调控。我们也会在那些现象模拟,可能在几秒钟之内进入一个稳态,所以其实在这里面,大数据深度学习都用上了,包含城市摄像头方面的识别。同样这是一张动态的图,这是我们在杭州的城市大脑,都是实时性的。
 
工业大脑和医疗大脑
    这个工业大脑,是我们对于工业界的一个尝试。这里面讲一个例子,去把它所有的参数拿过来,我们的算法专家原来是电商的,这些人也一直都不用去懂那些光伏生产的工艺,通过深度学习是一种暴力破解模式,使得整个的光伏生产提高了5%。同样这一帮算法的专家,用了80%同样的算法,帮助杭州的中侧橡胶(音)是做轮胎的企业,也是给你做一个工艺参数的建议,提高了15%的良品率。我们现在比较大的客户是天和光能,我们签成对赌协议,你把你的数据给我,我用深度学习帮你做参数,我现在不是用原有做项目的方式,这种方法可以用在生产、制造,包含在营销,这些整个的领域,这是我们城市大脑零用的一种横向的扩展,变成我们的工业大脑的模式。
     医疗大脑,刚才有一些专家上午提到了,对于肿瘤的结节,也是借助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的技术,包含对于可穿戴设备,去与他的健康联动,包含在制药的领域,仿制药的时候,把整个生化的实验过程在云端用量子的映射方式来       实现,不需要做物理的过程,这是医疗的大脑。
    还有环境的大脑,这个也是城市里面非常需要的,这是我们通过把各个地方的环保的探头,污水排水口的探头,PM2.5的数字平台,汇聚成云端,可以预测。这种模式我想比较重要的,其实政府做一个平台,就是要会聚信息,开放算法,然后服务于整个社会各界的人,让社会各界来帮政府解决更多的问题。
    大脑可以扩展到每一个领域,在一个大云平台的基础上,建造一个专有行业的PASS(音),在这个行业里面做它独有的一种大脑的模式,这是我们现在认为把数据、云、行业知识和深对学习的算法汇聚起来非常好的一种模式。
今天阿里云其实已经变成亚洲最大的服务商,全球是第三名,尤其是在“一带一路”国家,今年更是加码了,在马来西亚落地了,很快印度和印尼两个国家,他们会比中国略慢几年,但是下一代时代会非常好,整个的模式我们希望一方面拓展普惠的云服务,我们把智能化服务于每一个垂直行业,在智慧城市领域,我们还是提供一个可参考的、可运营的一套形势,而且已经基本上形成一个闭环。